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北京自身可以解决缺水问题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8:45 阅读: 来源:真空泵厂家

北京自身可以解决缺水问题

“有河皆干,有水皆污”,是在河北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如今却是京津冀乃至全国的普遍现象。某种程度上,水污染加剧了北京、天津、河北的水危机。官厅水库自从污染严重之后,就退出了给北京供水的舞台,北京严重缺水时再也无法实现以前的密云、官厅二库联调了。  水污染往往被人们视为洪水猛兽,然而,原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钱易教授却介绍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概念——污水、废水资源化。就像垃圾分类、回收一样,也可以将污水废水分类回收,而这种新的思路不失为解决京津冀水危机和水污染的一种良策。  水资源短缺是北京最严重的问题  《21世纪》:十多年前的一个报告上,您对北京市政府提过一个建议,说是北京存在水危机,那么十多年后的今天您认为北京是否还存在水危机?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在北京水危机中各起什么作用?  钱易:北京的天然条件决定水的问题很大,存在三大问题:一是洪涝灾害,水太多了;二是水资源短缺,水太少了;三是水污染严重,就是水太脏了。  对北京来说洪涝灾害不是大问题,主要问题就是水资源短缺,还有就是水污染。但最近几年一下雨北京就内涝,所以这三方面的问题也都会出现。  对北京来说,最严重的就是水资源短缺,因为是先天不足,这个条件就决定了降雨量小。你后边提到的那个问题很好——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各起什么作用?北京本身自然降水量就少,再加上人口还在不断膨胀,这就加剧了水资源的紧张。  北京能维持到现在的水平很不容易,几件大事情做得不错。第一件就是首钢搬迁,首钢是个大用水户,首钢的搬迁在产业结构的调整上起了很大的作用,需水量就减少了。第二件是以前有很多的水稻田,现在水改旱,在北京这样一个缺水的地方不适合种水稻。这两个产业结构的调整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此外,北京也加强了节水的效率。不过,还是不能忽视未来的需求跟供水之间的矛盾,水还是很紧张。  北京缺水可以自己解决  《21世纪》:现在我们把解决水危机的希望更多地寄托在南水北调之类的调水工程上,这种远距离的调水能否真正解决北京的水危机?  钱易:大家都寄希望于南水北调,可以跟你直率地说,当时南水北调工程在论证过程中我投了反对票。  《21世纪》:您为什么不赞成?  钱易:因为按照我的观点,应该在水资源的经营管理上走三条路——节水优先、治污为本、废水利用。  节水优先、控制需求,不要只管供水,要做需求上的管理,北京在需水管理、节约用水上还是有潜力的。  治污为本,就是要治理污染,尤其是要从源头治理工业排出来的废水。  当然源头消减有一定的限制,像每人每天都要排放污水,这个比较难控制。但现在西方有些做法是在源头上,把人的尿粪、洗澡水、洗碗水和洗衣服的水分离,把相对清洁的和相对污染的分开。  这样有什么好处?把洗手、洗碗和洗衣服的水收集起来冲厕所,用水就能大大减少。另外相对污染的水,  像粪便里现在检测出来有很多有用物质,可以回收利用。所以治理污染要有源分离的概念,这跟垃圾分类差不多。  现在外国人把垃圾叫做“城市矿山”,又有个很好的概念就是把污水、废水当成资源。污水、废水中至少可以回收三样大东西,第一样就是水,处理干净就是水资源;第二样就是能源,生活污水含有很多的有机物都可以变成能源;第三种就是各种化学原料,像氮、磷、钾、镁等。  还有一条路子就是多渠道开源,所谓多渠道开源就是,雨洪水的利用、污水处理后的再利用。  通过节水优先、治污为本、废水利用,北京是可以解决自身的水问题的。  《21世纪》:您刚才说了污水废水再利用、资源化,这个在中国是不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因为要考虑到成本比较高的问题?  钱易:污水灌溉就是成本低、效益高,经过传统的处理就可以,但前提是水里面不能含有有害物质。  当然更高级的再利用就是把污水里面的有机物分离出来,这个成本可能很高,而且牵涉到系统、设备都要改,尤其是老房子里的厕所、管道都要改。怎样把洗澡水收集起来冲厕所,把楼上的水用来冲楼下,这个有点麻烦。就算老房子不变,至少新建的房子要用新的理念、新的技术来武装。  水库多过污水厂,应反思水利工程  《21世纪》:现在有很多的水利工程在上马,像永定河上游,洋河、桑干河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水库。水库很多,但污水处理厂很少,一方面是水量减少、一方面是水质恶化,这些问题怎么解决?为什么宁愿去修水库而不去修污水处理厂?  钱易:这就是中国的问题,主要是行政体制上造成的,我们叫九龙治水。现在水利部是管水利工程的、住建部管城市污水、环保部管工业废水,这样一分,就看哪个部门拿到的支持多了。  去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是有关水利的,前不久又发布了严格限制水资源管理的三条红线。  现在水利部也在注意这个问题,过去污水处理、清洁生产得不到有力支持,排不上日程。修水库显而易见,所以就很容易上马,现在有了改变,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记得三峡建成后,上游那些城市的污水都要到三峡水库,但污水处理厂建不起来。那时我在人大环资委,人大环资委让我们组团去调查,结果真是这样。污水处理厂的进度很慢,去一看还没建成几座,已经建好的没有管道,不能运行。我们就使劲呼吁,推进了工作的进程,但还是跟不上水库的建设。  《21世纪》:水利工程由三门峡开了个大头,前有三门峡、后有三峡,这些大型水利工程很受重视。  钱易:钱正英是老水利部长,说到三门峡、三峡都是她在主管事务的时候定的,她曾经讲过一句话,“水太多、水太少、水太脏,危害最大的是水太脏。水太脏了以后,少水的地方就没水了,多水的地方就缺水了,而且水脏的危害不是短期的。洪水过去就过去了,时间短也有办法治理。但水脏了不得了,人病了、农作物坏了。”  《21世纪》:这是水利思想的变化,一种坏的水利思想会产生坏的结果。这在三门峡、三峡上已经应验了,所以今天北京的城市的水资源治理的思想也是很重要的问题。  钱易:是,北京全面一点看,就是要肯定成绩,指出问题。北京水务局很不容易,至少我们每个住在北京的人都还没觉得用水有困难。  《21世纪》:但有人说是靠财政堆积的虚假的现象。  钱易:这不叫虚假,至少保证了供给,这点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很肯定他们的成绩,但是不是说没问题,也有好多问题。

ib数学

alevel选课指南

alevel课程难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