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页岩气革命能否被中国复制-【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01:19 阅读: 来源:真空泵厂家

页岩气革命能否被中国复制

中国页岩气网讯:国土资源部9月10日发布公告,我国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启动。此次推出了20个可供投标的区块,总面积约为2万平方公里,分布在重庆、贵州、湖北、湖南、江西、浙江、安徽、河南8个省市,探矿权有效期为3年,并于2012年10月25日开标。

这20个被专家称为“鸡肋”级的区块,在目前中国巨大页岩气资源中只能称为二三流的资源,但由于它们在三大石油公司控制的油气开放区块之外,仍可谓中国油气市场化的历史性突破。

页岩气如何在美国革命

国际能源署2012年4月29日发布了题为《天然气黄金时代的黄金规则》的报告,认为全球非常规天然气即将进入黄金发展时期。全球以页岩气为主的非常规气产量到2035年将达1.6万亿立方米,达到同期天然气供应量的三分之二。国际能源署预测,非常规气最大的生产国将是美国和中国,美国将领先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

奥巴马上任伊始,大旗一竖要发动“新能源革命”,还请来华人能源科学家朱棣文出任能源部长,大侃太阳能、风能、地热、生物质和智能电网将帮助美国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带领美国走向梦寐以求的“能源独立”。然而,奥巴马有意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新能源革命的技术突破没有在奥巴马预想的方面,而意想不到地从美国人的脚下发生了。

在阿姆斯特丹召开的“解放您的潜力--全球非常规天然气2010年会”上,90岁的乔治·米歇尔(George Mitchell),因为他坚持不懈的努力和不断的创新尝试,使他的米歇尔能源开发公司将水平井钻井和分段水压裂技术应用在页岩气开发方面的技术突破,被美国天然气技术研究所(GTI)授予终身成就奖。

米歇尔长期致力于页岩气开发的技术尝试,这个毕业于德州农工大学的希腊移民似乎与油气并无渊源,他实际上还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他将房地产开发的利润全部投入了到页岩气开发的技术尝试中。人们告诫米歇尔说“你这是在浪费钱财,你不可能从石头里榨出血来,因为页岩本质上是矿物泥,所以你不可能从中挤出石油或天然气出来”,但他仍执迷不悔。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开始进军德克萨斯州北部的巴奈特页岩构造,他要想将石油公司视为毫无价值的资源变为新能源的聚宝盆。但是,这些风险投资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积蓄,不得不在2002年将公司出售给了德文能源公司。德文公司没有辜负米歇尔,他们继续坚持投入,进一步完善了米歇尔积累的各种技术应用经验,最终将水平井钻井和分段水压裂技术两项关键技术进行了应用完善,并于2006年实现了大规模的应用推广,使页岩气生产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各类风险投资者仅在巴奈特页岩构造上就打了超过40万口生产井。页岩气在美国的产量急剧上升。2008、2009和2010三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净增加1000亿立方米,而中国三大石油从1965年至今,产量刚刚突破1000亿立方米。2011年仅一年中美国又新增了400亿立方米,使总产量达到1800亿立方米。更为震撼的是,美国的页岩气开采在没有政府任何补贴的条件下,竟然可以和常规天然气竞争,并大大压低了美国的天然气价、油价、电价,甚至各种化工和高耗能产品的价格。

今年4月份,美国亨利中心的天然气批发价格为1.89美元/百万BTU,而英国同期价格为9美元,德国为11美元,日本进口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为16美元,比美国高出8倍。低廉的气价大幅度压低了油价,美国WTI的油价比英国北海布伦特油价平均每桶低15.88美元,两地差价目前还在不断扩大并经常接近20美元。低气价还大幅度降低了电力成本,美国5月份平均工业电价6.57美分/千瓦时,相当于0.41元人民币/千瓦时,不到中国沿海工业电价的一半,不到日本工业电价1/5。乙烯、聚乙烯、聚氯乙烯等化工原料从美国运到中国港口的价格比中国工厂出厂价还低1/3,中东地区的化工厂与美国相比也黯然失色;低电价将电解铝、电炉特种钢、有色冶金等高载能产品价格大大拉低。低廉的能源和原料价格及运输成本,直接吸引了大量的投资,增加了就业,使美国的出口不断增长,美国的页岩气革命逐渐演化成为一次“再工业化革命”并开始正面冲击全世界。

页岩气革命的本质

正在全世界都在谈论页岩气革命时,俄罗斯的专家们却在唱衰页岩气。《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俄天然气协会副主席阿列克谢·阿纳托利耶维奇·斯塔利科夫时,他认为:“页岩气不可能成为俄罗斯常规天然气的威胁,因为其开发和应用都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只有在产地或者产地附近使用才具有经济性和可行性”。

俄罗斯其他专家也支持他的看法:“不久前,美国人因成功从页岩中开采出油气而对本国能源发展充满了乐观情绪,而现在却在许多专家的质疑声中逐渐消失”。页岩气开采存在“气层压力相对较低、单井产量低、采收率低、投入高、产量递减快、生产周期长”的特点,决定了必须像工业化设施一样,像流水线一样,打多口钻井形成接替生产,实现规模效应才有经济效益。由此带来的问题是,成本加大。这是以典型的工程师的逻辑看问题,他们不认为页岩气既不是什么“革命”,也不会带来什么“革命”。

页岩气开发确实不能算是一次新技术革命,因为水平井钻探和分段水压裂技术都不是米歇尔发明的,都已经在石油天然气开采中普遍应用了很多年。页岩气开采也不是最近的事情,早在1821年,美国就开钻了世界上第一口商业性页岩气井。那么为什么世界上还会有那么多人坚持认为美国的页岩气开发是一场革命?

米歇尔的最大的功绩在于他将页岩气的开采成本大幅度降低,以致最终能够与常规天然气进行竞争,并大大压低了天然气、石油等能源的价格。使一种在传统投资经营模式下并不具备经济开采价值的资源,成为一种具有极大资源潜力的廉价“新能源”。页岩气在美国的成功是市场化的成果,是鼓励中小企业创新,鼓励风险投入,坚持开放市场的成果。

美国高度市场化的天然气产业为米歇尔这样的创新者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发挥创造力的空间。高度的市场化进程鼓励了中小企业参与丰富但分散的浅层天然气的开发,成就了6300 家天然气生产商。这些企业规模或大或小,有大型跨国综合石油公司,也有只对单一气井感兴趣的由一两人运营的小企业。在美国天然气的开发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人民战争,中小企业和跨国公司齐头并进,针对各种资源的各种投资主体和各种投资模式,以各自擅长的方式都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大量的风险资本进入,风险钻探和风险投资使赌徒成为绿色能源的使者。开发不仅在上游,在中游和下游都充满了竞争。竞争将效率和服务大幅度提升,将成本大幅度降低。

2011年美国天然气产量达6513亿立方米,超过了俄罗斯,几乎是中国的6.5倍。除了上游资源开发层面的广泛投入,由各种投资主体出资建设运营的天然气处理厂已超过530家,通过160家股权不一的管道公司,建设了超过48万公里的管网输送向用户。而中国垄断性的三桶油仅有5万公里长输管道。另外,全美123 家储气商建设了400座1250亿立方米库容的地下储气设施,保障了全国用户的调峰和供气安全,并通过竞争降低了用户的能源成本。而中国的储气能力只有可怜的19亿立方米。

正是这样一个高度开放的竞争环境,才会成就米歇尔的创新和成功。据日本《日经新闻》记者小川义也8月30日报道,1988年5月,米歇尔刚刚进军巴奈特页岩层的时候,大庆市石油管理局通过美国国务院的介绍,派出了3名地质和技术专家访问了米歇尔,会谈持续了5个小时。中国专家非常认真地询问了有关巴奈特页岩开发的情况。美国能源媒体首次大张旗鼓的介绍巴奈特页岩是在整整10之后,而在此之前,即使是在美国能源界,对页岩的开发也是知之甚少。应该说中石油专家具有极高的专业敏感性,迅速捕捉到了米歇尔的动态,并千里迢迢去美国了解情况。米歇尔及部下对于中国人的嗅觉“感到很吃惊”。但是,此后的二十几年米歇尔获得了成功,而中石油又做了什么?

192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重建完成,欧洲不再依赖美国,导致了美国产能的严重过剩,最终酿成了经济“大萧条”。来自中国开滦煤矿采矿工程师出身的美国31届总统,共和党人胡佛采取了与今天一些国家领导人应对危机颇为相似的政策,加大政府财政投入,推行保护大企业和大资本家的“放任政策”,继续支持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康采恩的产能扩张,政府集中建设了大量超级工程,胡佛水坝、金门大桥、帝国大厦、田纳西水利工程等等,结果钱花光了但危机却仍没有走出来,经济结构也未能转变。然而大规模的财政投入使政府不得不增加税收,导致了市场经营环境的进一步恶化。胡佛的政策使大企业的垄断被加强,而中小企业则大面积倒闭,银行破产,失业陡增,1933年胡佛黯然被罗斯福总统取而代之。

罗斯福上台伊始就推进了一系列的改革。1935年8月28日他力排众议签署了遏制垄断企业的《公用事业控股公司法》,打破了大企业对电力、电话和天然气等公共事业的跨州垄断。1938年为了遏制跨州经营的天然气管网公司对市场的纵向垄断,从而建立了监管机制并制定了世界第一部《天然气法》。

进入上世纪70年代,世界第一次石油危机为过度依赖廉价石油的西方国家敲响了警钟,使其必须通过多元化和提高效率来解决能源结构和能源安全问题。1978年,卡特总统签署了《公用事业管制政策法》,强迫电力公司接纳使用天然气的高效分布式热电厂接入电网。1979年为鼓励投资和增加天然气的供应,发布了《天然气政策法》,解除了对井口价格的管制。1984年支持市场化的里根总统签署了380号法令,从而进一步废除了天然气所有的“照付不议”合同,鼓励市场定价;1985年再次签署436号法令,强迫天然气管网向第三方开放;1992年里根继任者老布什总统签署了636号法令,为防止不正当竞争,强迫纵向一体化垄断企业将上中下游业务分拆,通过“气价对气价”竞争,进一步完善了市场竞争格局。正是这一次次递进改革,才创造了美国今天多元化、多层次、多维度、多模式的投资、经营和技术创新的格局,从这一点看,“页岩气革命”就是天然气市场化革命的代名词。

页岩气能否在中国革命

中国一次能源对煤炭的依赖度高达71%,由于大量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可吸入颗粒物,因此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并且严重危害了人民的身心健康。目前,肺癌在北京市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居各种恶性肿瘤之首,其中男性发病率为十万分之四十九点六,女性发病率为十万分之三十四。而在五年以前,这组数字分别为十万分之三十四和十万分之十七。

过度依赖煤炭不仅矿难不断,能效低下、道路拥堵、腐败盛行、分配不公;同时,还使中国成为了能源消耗量最大、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因此在外交上陷入了极大的被动。又由于煤炭的长距离、大规模的运输,消耗了大量宝贵的石油,进一步加剧了能源安全的压力。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并非中国嗜好,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大石油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中国是一个缺油少气的国家”,因此我们也只能跟着鹦鹉学舌,向尊崇牛顿定律一样相信着他们的结论,在灰蒙蒙的雾霾中忍受着呼吸道感染。

但是,中国是否真是一个缺油少气的国家?我们一直秉持着工程师式的线性思维,对石油专家们的结论深信不疑,直到美国人在页岩气突破之后才听说中国的页岩气甚比美国还丰富,我们才不得不重新思索页岩气革命能否在中国被再次复制。

根据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书(EIA)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页岩气探明储量约为482万亿立方英尺,约合13.65万亿立方米。美国预计的资源总量为109万亿立方米。EIA预测,美国页岩气将在2011 ̄2035年之间持续增长,到2035年,页岩气产量将占天然气总产量的49%。

根据中国国土资源部2012年发布的《全国页岩气资源潜力调查评价及有利区优选》成果,初步评价我国陆域页岩气地质资源潜力为134.42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潜力为25.08万亿立方米(不含青藏区)。其中,已获工业气流或有页岩气发现的评价单元面积为88万平方公里,地质资源93.01万亿立方米,可开采资源量15.95万亿立方米。页岩气储量遍布中国的四川、重庆、贵州、湖北、湖南、陕西、新疆等地。而国际机构认为,中国技术可采储量36万亿立方米,占全球187万亿立方米的20%。尽管对这一资源量评价还存在诸多争议,但中国存在大量页岩气资源则毋庸置疑。

今年3月13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和能源局联合公布了《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提出“十二五”时期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6000亿立方米,可采储量2000亿立方米;2015年页岩气产量65亿立方米,确定至2020年页岩气总产量达到600~1000亿立方米的目标。而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中科院戴金星院士则认为,完成上述页岩气的产量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他解释说,2002年至2011年10年间,是中国天然气产量增长最快的时期,年平均也只增产72亿立方米,而其中没有一点是页岩气。2011年和2012年则没有页岩气的产量。如果要达到2020年的目标,除非今后8年页岩气的年产量平均能达到75亿至125亿立方米。

戴院士认为,从技术可采资源量、探明储量、产量三个方面看,目前中国非常规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应该以致密砂岩气为先导。截至2011年年底,致密砂岩气累计探明可采储量1.76万亿立方米,已占全国天然气探明总储量的2/5左右;2011年致密砂岩气产量达256亿立方米,占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1/4左右,成为我国天然气勘探开发的重要领域。1990~2010年20年间,美国天然气年产量的递增,主要有致密砂岩气产量增长作支撑,“美国储量排名前100的气藏中有58个是致密砂岩气藏”。而在中国,截至到2010年底,共发现储量大于1000亿立方米的大气田18个,其中有9个为致密砂岩气大气田。国土资源部专家认为,中国的致密砂岩气资源潜力将达到100万亿立方米,此外还有36.8万亿立方米的煤层气资源。

然而,我们不得不问,既然发现了这么多致密砂岩气储量,为什么天然气产量增速却依然如此缓慢?截止到2011年,美国致密砂岩气、煤层气和页岩气三种非常规天然气产量达到3628亿立方米,其中仅页岩气一项就达到1800亿立方米,而2011年中国天然气的全部产量只有1025亿立方米。中国的石油公司一直抱怨国内天然气井口价格太低,而实际上主力气田井口价已经达到1.19 ̄1.55元/立方米,而美国的井口价平均只有0.5元/立方米,三桶油仍然积极去美国并购。2011年美国天然气探明储量8.5万亿立方米,储采比为13年;而中国探明储量3.1万亿,储采比长达到29.8年,这一数字只能说明三桶油,特别是中石油没有及时在天然气上投入足够的资金,将已探明的储量尽快转成产能供应市场。在中石油的专家中,批评自己企业“重油轻气”是一个老生常谈,十几年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由此看来,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将页岩气称其为一场“革命”。其实,中国能不能实现的关键还是要看机制。目前的投资体制下,实现上述目标肯定是不可能的,而机制若改弦易辙也就未必了。毕竟中国有资源支撑,中国企业有投资意愿,企业家敢于冒风险,勇于尝试技术创新,关键是要给他们机会。如果没有机会,怎么会有乔治·米歇尔?他的公司怎么会在页岩气上实现突破?很多事情,关键看是谁去干,怎么干?

目前,中石油在四川,中石化在湖南、四川,延长油田在陕西,华电在贵州等都发现了页岩气的工业气流且前景看好,但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开发成本太高。页岩气在美国被认为不适合大企业、上市公司干,当然,就更不适合国有企业干了。中小企业决策流程短,敢作敢为,勇于承担风险,勇于尝试新技术,成本控制精打细算。而大企业内部流程控制复杂,各部门之间相互扯皮推诿,决策困难,谁也不愿意冒风险、担责任。上市公司机制就更不适合承担风险,资本市场不可能陪着企业进行风险投资。国有企业讲政治,听说领导重视页岩气了,就不惜代价重金投入,最终的结果就是气出来了,但成本却没有了经济效益。

有一家著名的大型上市民营企业的董事长是我多年的朋友,不久前,他下决心进入天然气产业要我务必帮助他,结果,万事未启他们内部的股东就炒成了一团,最后决定了参与中石油页岩气开发合作。中石油又不缺钱,你参与到中石油的项目中还能发挥什么优势?

不是三桶油搞不出页岩气,而是担心他们在现有体制机制下,搞出来的页岩气气价太高,恐将中国经济的竞争力拖垮。实际上,开放市场是对三桶油最大的“解放”。中石油员工超过150万,中石化超过100万,世界上与其规模相当的石油公司不过10万左右。垄断经营必然导致企业面面俱到,无所不有,机构臃肿,效率不张。国外石油公司很多是靠社会化服务体系,勘探、钻井、造缝、压裂、完井等等都由专业公司竞争选优。而中国的石油公司什么都要自成体系,结果必然人浮于事。只有创造一个开放竞争的环境下,放手让那些可以参与市场竞争的专业公司服务于市场,获利于市场,中国的三大石油公司才可能甩下包袱,轻装前进。只有市场化,才能解放三桶油。

所以,页岩气能否在中国掀起一场革命,能否成为一种清洁、廉价的高效能源,能否支持中国经济的再次崛起,完全取决于我们能否再次启动“改革开放”的决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至今63年,而现在的“改革开放”已经延续了34年,也就是说我们建国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改革开放”。但是,“改革开放”到今天,我们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固化的思维模式和固化的利益格局,缺乏再突破的思维和再创新的精神。很多所谓“改革”是利益当事人参与了制度设计,或设计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格局,或阻碍了自己不喜欢的制度。“摸着石头过河”的原本目的是要“过河”,现在的重点似乎成了在河里的石头缝中摸鱼抓虾,成了既得利益者,过河的事情早抛到九霄云外,而石头缝中摸到的鱼虾反到成了他们为自己利益讨价还价的本钱。

当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改革开放的目标是什么?--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就是共同富裕,“市场经济”就是鼓励竞争。如果我们渴望页岩气在中国发生一场革命性的变革,解决我们的可持续发展,那么我们的选择就与“十一届三中全会”曾经的目标别无二致。再次坚决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进程。页岩气的“社会主义”就是公共资源共同开发,页岩气的“市场经济”就是开放市场,鼓励竞争。

一键解决coursera课程国内打不开的问题(iPhone/ipad)

旋风加速器

轻蜂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