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润循环经济模式实现2012年水泥一个多亿利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1:26:28 阅读: 来源:真空泵厂家

华润循环经济模式 实现2012年水泥一个多亿利润

随着以电力、水泥、啤酒为核心的三家企业相继建成、投产、协同生产,华润贺州这个循环经济产业链初步形成。现在,水泥是严重过剩行业,在富川方圆50公里以内就有1000多万吨水泥的产能,很多厂都在亏损。但这个循环经济产业园内的华润水泥厂2012年实现了一个多亿利润。

在华润的协助下,大深坝村建成了60多栋新颖别致的农家新居

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内的循环示意图和已在运行的发电厂

电厂周边有大量的农田和菜园,循环经济的作用下,电厂与周边的生态和谐相处

坐落在群山中的水泥厂,水泥厂为电厂啤酒厂提供建设水泥、石灰石粉等

电厂给啤酒厂带来源源的不断电力和蒸汽,给啤酒生产提供保障

这是一个近似于完美的产业循环:

循环主体分别是水泥厂、电厂、啤酒厂,首先,三家企业内部各生产要素都尽可能地循环使用、降低能耗、减少排放、污染;其次,三家企业之间建立了相对闭合的循环,整个生产过程中几乎不产生任何废弃物、污染物。

建设期,水泥厂向电厂、啤酒厂提供建设建设用水泥,开矿产生的废弃矿渣则由电厂作为专线铁路路基填料,减少了废渣存放造成的土地占用。生产期,水泥厂每年向电厂提供脱硫用石灰石粉30万吨,既充分利用了水泥厂自身的设施,又降低了石灰石粉生产、运输能耗。

电厂脱硫产生的石膏,则作为水泥缓凝剂供给水泥厂,煤炭燃烧产生的粉煤灰和炉渣也可以作为水泥的添加料、提高水泥的品质;电厂专线铁路可以为水泥厂运输煤炭,降低水泥厂的生产成本。

电厂每年还可以就近向水泥厂、啤酒厂供电1.87亿度,不用建设长距离输电设施,降低了损耗;电厂还向啤酒厂供应必须的蒸汽。啤酒厂的生产生活垃圾则由水泥厂高温炉处理……

此外,电厂、啤酒厂、水泥厂共享土地资源、集中办公等,也大大节约了投资和运营成本……

上述美好景象,不是理论描述,而是广西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示范区已经实践了一年多的产业循环。

贺州循环经济产业揭秘

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位于贺州下属的富川县连山镇。

这个一度偏僻的小镇,如今成了一个热门地点,每年都有大量各界人士前来参观学习。

华润的这个循环经济产业园与董事长宋林密切相关。

2010年两会期间,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与广西区委书记郭声琨就设想贺州建立华润循环经济产业示范区的设想达成共识。郭声琨认为,华润在希望小镇建设上已经在全国树立起了典范,何不在循环经济上也率先走一步?由此,华润循环经济的灵感诞生。

当时,按照宋林的设想,华润在贺州已经建有电厂和水泥厂,循环经济的关键环节即已然具备,由于贺州坐拥优质水源,并且当时华润雪花啤酒在广西尚未布点,啤酒厂被宋林纳入到循环产业链当中。在三厂的基础上,配套建设示范中心区,“三厂一区”的设想最终形成。

很快,随着以电力、水泥、啤酒为核心的三家企业相继建成、投产、协同生产,华润贺州这个循环经济产业链初步形成。郭声琨及宋林关于循环经济的设想变成了现实。

现在,水泥是严重过剩行业,在富川方圆50公里以内就有1000多万吨水泥的产能,很多厂都在亏损。但这个循环经济产业园内的华润水泥厂2012年实现了一个多亿利润。

在华润水泥(富川)有限公司总经理崔辰看来,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循环经济下的协同效应。

水泥厂2012年7月投产后,开始使用粉煤灰,每吨可以节约15-16元成本,每年节约1200万元左右。现在电厂每年从水泥厂采购石粉,水泥厂一年可以在这里赚300万。而如果没有水泥厂提供石粉,电厂就需要自己建处理设备,单单两台磨球机就需要6000万元;此外,电厂还要自己开矿山。这样至少还需要50人,需要多投资上亿元。

而啤酒厂不用另建锅炉房、不用再从水库铺设原水管道、污水管网、专线电力等,单单投资就节约了2000万,由于啤酒厂还不用单独设立煤场等,还节约了至少30亩土地;运行上,没有锅炉房煤渣处理,烟尘处理,以及原煤消耗、烟尘排放等。啤酒厂每年产生的82万吨中水,则直接供给电厂,作为循环水的补充,节约了水资源。

如果啤酒厂单独处理硅藻土、生活垃圾,需要耗费大量资源。硅藻土富含蛋白质,与空气反应后就会产生难闻的气味,非常难以处理。啤酒厂的硅藻土、生活垃圾就近拉到水泥厂,进入高温炉窑就轻松消灭了。如果没有这些循环协同,单单啤酒厂的生活垃圾、污泥,每年的处理费用至少要300万元。

这不过是众多协同效应中的一些小案例。在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内,每年由于协同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要以数亿计。

其实,华润富川啤酒厂当初建到富川,很多人都有顾虑—这里距离当时的主要消费市场桂林、贺州、肇庆、佛山有点远;且当时的富川交通还非常不便。目前,富川还是广西唯一的还没有一条一级公路的县,物流成本相对较高。

由于循环经济的协同效应,“虽然选择到这里,最初的投资成本有点高,但算总账还是划算的—生产成本比福建等地的厂低。”啤酒厂总经理罗元坤说。

现在,啤酒厂上下对循环经济有了深入理解,外面来参观的人也对循环经济有了充分认识。

最初,3个企业都聚集在这里,一些人还担心关系难以处理。

“没想到能产生如此大的经济效益,没想到3家合作如此和谐,没想到发展如此快速。3家企业像一家人,非常融洽。一家有什么需求,随时告诉对方,比如车辆、餐厅使用等。电厂男员工多,有很多在啤酒厂、水泥厂找到了另一半。这也是一种"内部协同"。”啤酒厂总经理罗元坤说。

由于循环经济是个新事物,在最初的磨合期,也出现过一些问题。这需要协同企业之间不斤斤计较。

“水泥厂内部,集团层面的协同是无条件的,水泥控股层面强调,不遗余力协同。”崔辰说。

富川水泥厂比电厂早运行了2年。电厂建设中,水泥、混凝土都是由水泥厂供应的,当时电厂用的水泥强度高,需要从屏南、来宾调运水泥支持。电厂建好后,水泥厂也基本是按优惠一点的价格供应的;混凝土则是从两个小时车程外的地方运过来的,为此,水泥厂牺牲了贺州市场。2012年7月16日,电厂第一台机组试行发电,粉煤灰、炉渣等开始大量产生,为了协作、消化这些东西,水泥厂改变了水泥的配比;为了协同电厂,水泥厂还将检修推迟,用两个两万多吨的储存设施储存炉底渣。

今年广西水电厂因为干旱发电量下降,而华润这个电厂有脱销装置,一直在满负荷发电,粉煤灰量、炉渣量很大,但电厂没有储存设施,要靠水泥厂处理。整个过程中,双方协同出现过一点小问题,差点让电厂降负荷。

在这种磨合过程中,协同逐步变得更加高效、顺畅。

崔辰感慨地说:“3厂必须配合,协作。没有水泥厂,电厂无法满负荷发电,没有电厂,水泥厂、啤酒厂也不会建在这里。”

目前,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内形成了企业内部的小循环,3个协同企业之间的中循环。这还是局限于工业领域的循环。

华润正在考虑扩大循环产业链,逐步纳入风力发电、燃气、农业等产业。一旦华润五丰行等企业进入这个循环体系内,就将形成工业与农业之间的大循环(啤酒厂的酒糟等用于养殖、种植)。

<<首页123末页>>

华润的“杠杆效应”

富川是个典型山区农业县,华润进来之前,富川的工业基础是零。县域经济主要靠农产品生产、加工;过去,富川只有几个铁矿,对环境破坏、污染严重。富川县被纳入了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富川历届县委县政府都在谋划经济发展,但一个贫困地区又想保护保护青山绿水,又要发展经济,谈何容易?

华润的到来,让富川执政者豁然开朗。

“华润带来了一个重要理念—循环经济,既提升了富川的工业化水平,又保护了环境;帮助了富川进一步明确了思路,县委提出打造全国经济强县,变经济后发为循环先发;变经济弱势为生态强势,以循环经济引领工业化、农业化、信息化,向循环经济强县发展。”富川瑶族自治县县委书记廖立勇说。

对于贺州和富川来说,华润的近百亿投资,不但拉动了当地的产业发展,带来了巨大的财政收入(未来华润一家对当地财政的贡献就将超过7个亿,而2012年富川财政收入仅3个亿),更重要的是,华润促进了富川干部的思想开放和成长,增强了大家的信心。

华润的循环经济实践让富川的干部认识到,作为贫困地区的富川,也有“春天”,富川良好的自然环境,可以成为粤港澳的生态高地,在循环经济引领下,富川可以走新型工业化之路,可以变劣势为优势。

过去,富川非常闭塞,县领导都很少印名片,科级干部甚至到现在很多都还没有名片。

“作为大型国企,华润做事情很规范、要求很高,一些富川的干部刚开始不适应,有个领导甚至摔烂了几个手机。华润在倒逼富川干部成长。”廖立勇说。

富川县副县长邓勇忠对此也有感受,在他看来,华润很讲诚信,同时很规范,在某些时候“缺乏灵活性”,刚开始地方政府不太理解,后来明白了,这是华润作为央企、作为一个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坚守的。

后来,富川县委县政府号召全县干部学习华润领先的思想观念、务实的做事风格。

过去,很多富川干部在相对闭塞的地方工作,在征地、服务群众、做群众工作中缺乏经验,缺乏创新,在与华润共事的过程中,富川干部感受到了华润强大的执行力,以及简单、坦诚、阳光的文化,使富川干部们的执行力、服务水平、工作能力都大大提升了。富川在创造华润速度同时,也创造了富川干部发展速度。

廖立勇表示,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是为贫困地区培养干部的很好的实践平台,为富川今后发展提供了干部储备。“现在富川干部的服务意识、执行力、谈判水平都提升了,富川干部成长起来了。”

华润的循环经济产业实践让富川执政者厘清了发展思路,更“撬动”了很多投资、产业。

富川正在推进社会范围内的协同、做长产业链。富川旅游资源、环境资源丰富,目前,已经实现了养殖、沼气、照明、果业、渔的农业循环。富川还在推进华润五丰等项目的落地(华润的气和电、加上本地的松香、石灰石等优势,利于发展相关产业)。华润五丰行在富川落地后,就可以实现工农业之间的循环,带动整个社会的大循环。

此外,富川还计划与华润一起推动产城互动,带动周边城镇化发展。富川计划在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附近建设一个湿地公园,发展生态健康产业集群。

2013年上半年,富川GDP增速27%,在贺州排第三,规模以上企业增加值增加73.9%,名列第一,是富川建县30年来的首次。

“华润带来的不是环境恶化,而是良性发展。富川如果没有华润进来、没有找到这样一个循环经济模式,就会挖山、破坏环境,最终恶性循环;如果没有华润进来,没有财政支撑,其它产业也无法进来。”廖立勇说。

华润在富川的循环经济实践,也引发了贺州乃至全国的很多关注。广西壮族自治区发展改革委、贺州市发展改革委等,编制了《广西贺州华润循环经济示范区发展规划》及《贺州市循环经济发展总体规划》,通过产业链延伸和合理布局,将循环经济理念贯穿于华润在贺州建设的各个产业中,贺州以华润进入为契机,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大力调整产业结构推动贺州发展。

<<首页123末页>>

开辟新型城镇化模式

城镇化是当下中国社会经济发展重要方向,目前对于城镇化有两种观点:一是人口不断向大城市集中,发展大型、特大型城市,这必然导致区域经济发展继续失衡,更重要的是给环境承载力造成巨大压力,甚至导致环境不堪重负;另一种观点是发展小城镇,让小城镇吸纳更多投资,提供更多就业机会,让居民在当地就业、生活。要想达到这种目标,小城镇里就需要有产业支撑。

华润在贺州富川的这个循环经济产业园,客观上为小城镇化实践做出了贡献。

华润到富川投资的时候,富川的硬件设施比较落后,直到今天,富川的交通设施还不太完善;而人口只有30多万、属于国家级贫困县的富川,消费潜力也很有限。华润选择到这样一个经济不太发达的地方投资,而且累计投资近百亿,这暗合了宋林董事长“超越利润之上的追求”的目标。

而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的落地,切实改变了富川当地人的生产和生活状况。

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马路对面有两栋漂亮的四层楼房,这里是华润保安员夏三妹的家。夏三妹是富川县古城镇人,毕业后她一个人在深圳一家财务公司做业务,一呆就是3年半。后来,她结了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不想再出去打工了,但在本地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况且,在大城市里生活习惯了,她也不太适应这个小地方的工作环境和氛围。

当家对面的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招聘保安的时候,夏三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凭着自己的努力,她顺利地成为了一名在华润园区内上班的员工。她在华润宽敞明亮的办公大楼里上半天班,之后就可以回家照看一岁多的女儿。他们家有将近10间客房,出租给了华润的一些服务公司,每月可以收一笔可观的租金。

“在家门口上班感觉非常好,而且华润的工作环境比我之前在深圳还好。”夏三妹说,如果没有华润,估计她还得去800多公里外的地方打工。

享受这种幸福生活的还有李正梅。

夏三妹是李正梅的嫂嫂。与嫂嫂类似,李正梅毕业后到深圳比亚迪电子厂做检验员。2012年,李回到富川结婚。此时,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已经非常成熟,李正梅很快就在这里找到了保安的工作。如今,她与嫂子轮班,下班回家照顾儿子和家人;李的老公在一个为华润服务的检修公司工作;李正梅的父母等家人则搞了一个生态养猪厂收入颇丰。

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中心区员工邓丽萍,之前在贺州市政府某部门工作。2013年1月,她放弃了贺州的工作,回到位于老家富川的华润。“能在本地工作,又能在华润这样的央企工作,很自豪”。

华润的这个循环经济产业园吸纳了大量当地员工。仅仅在隔壁的连山镇大深坝村,就有几十人在华润上班,华润还给予了他们灵活的工作时间—农忙的时间可以回家几天。

依托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在华润的协作下,大深坝村建成了60多栋新颖别致的农家新居和村务中心、迎宾广场、琉璃湖等,去年,该村人均收入7980元,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生态文明新村。

华润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除了给富川当地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还直接间接地创造了大量财富。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内水泥厂正式工的工资有三四千元,单单这个水泥厂一年的物流就有四百万吨,为水泥厂长期服务的车辆有100多台,社会上拉袋装水泥的车至少200台,拉煤炭等各种原料的至少100台,这样算起来,为水泥厂服务的车辆至少有500台。这个庞大的产业链对当地的带动作用巨大。

在富川县委书记廖立勇看来,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改变了富川的地方面貌,改变了干部群众的观念。他透露,“目前,富川正在从产业循环到城镇循环,每个乡镇都要抓一个循环经济产业园。”

华润在富川的实践,开辟了一条贫困落后地区的城镇化路径。

循环经济应上升为国家战略

基于先进的发展理念和良好的循环效益,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已经吸引了众多地方政府和媒体的关注。

在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成功运行一年多后,华润正在将这种循环经济产业模式推广到更多地方。目前,贵州毕节、吕梁兴县等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已进入规划建设阶段。

将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模式在更多地方复制,是促进中国循环经济产业发展,推动中国社会经济变革的重要举措。这种实践在全国、全世界乃至人类社会经济发展中都具有一定的意义。

华润已经在循环经济产业实践中走到了大型国企,乃至世界企业的前列。

发展循环经济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又好又快发展的必然选择。

十七大将“循环经济形成较大规模”作为全面实现小康社会新的目标。2009年1月1日实施的《循环经济促进法》从法律的高度、以权威的形式,把发展循环经济确立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指出,“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以提高资源产出效率为目标,加强规划指导,推进生产、流通、消费各环节循环经济发展”。

循环经济已经有了很好的社会环境。

目前,国内发展循环经济主要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清洁生产促进法》;《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循环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05】22号)》;《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广西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09】42号)》等法律法规,但是,循环经济产业标准和实施细则等相关规定尚未明确。

近些年来,循环经济很热,一些地方也进行了一些循环经济产业实验,但由于循环经济产业标准、认定细则定规定的缺失,地方政府和企业对循环经济产业的理解不同、建设标准不一,导致个别地方的循环经济效果并不明显,甚至个别地方还假循环经济产业的名义,行圈地、拿有关补贴之实,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循环经济产业发展的环境,扰乱了循环经济的产业市场。

在这种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的背景下,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的成功实践,更显得难能可贵,其意义更为重大。

另外,作为央企,作为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华润可以凭借在循环经济产业实践中积累的经验,联合国内多个部门,牵头制定《中国循环经济产业标准》和《中国循环经济产业实施细则》,在制度建设上填补国家空白,为中国循环经济产业的发展拨开迷雾。

有了这些标准和细则,未来的华润就可以输出循环经济产业的管理模式、人才等等,成为中国循环经济产业的发动机。

尽管华润在循环经济领域可以想象的空间很大,但是,华润毕竟还只是一个企业。

从另外的角度看,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模式的推广还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更需要一些政策突破。由于政策限制,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内电厂向水泥厂的直供电至今尚没有落实,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循环经济产业的推广。显然,在循环经济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不但需要华润这样的大胆创新、高效实践,还需要有关部门抛弃狭隘的地方利益和部门利益,从整个国家和社会全局的角度考虑问题,并在政策上进行突破。

因此,循环经济应该上升为一个国家战略,并出台配套政策,让循环经济真正成为中国未来社会经济发展的主流方向。

中国的循环经济产业实践由华润而始,但循环经济在全国落地,却需要社会各界与华润携手共进。

“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示范区是"真正实现变废为宝,再循环、再利用的循环经济绿色经营体制,值得很好地推广和学习"。

“华润发展循环经济这个路子值得赞赏,也拓展了自治区的视野,自治区党委、政府,包括地方党委、政府应该高度重视,全力支持,大力宣传,应该尽快把它往前推进,打造成一个科学发展、循环发展的样板模式。”

“我觉得华润不仅具有强烈的市场意识,而且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这点值得很好地赞扬和宣传。”—前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

<<首页123末页>>

手机软件下载

ie浏览器下载

IE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