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二道年味印尼风味烤肉千层糕小年飘年味

发布时间:2021-01-20 16:24:48 阅读: 来源:真空泵厂家

闽南网2月12日讯 “瓜果祭灶二十三,离过年整八天。”昨天,一位北方网友在微博上这么感慨道。

在北方,昨天这腊月二十三正是小年;在南方,小年得推后一天。

而海都见报的这些年夜菜肴,多是以慢炖著称的,如腊肉火锅、剁椒鱼等。炉子上小火煨煮的各种食物,慢慢地散出香气,等到整个屋子弥漫那个味道的时候,年就近了。同时,更多的热情和年味在微信和微博上持续发酵。我们特从中选出几位网友的年味文字并分享在报上,让舌尖的游离,抚慰对家乡的眷恋。

我们继续期待,您能通过微信“海峡都市报大泉州”、微博“海峡都市报闽南版”或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与我们分享,那份游走在你舌尖的年味,萦绕你心头的乡愁。

网友@一束梨花压海棠

复杂的口彩:

配合爷爷的习惯,背过年食物口彩

作为一枚吃货,每逢过年,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因为爸爸是北方人,妈妈是南方人,由于爸爸的工作原因,家人先后在北方、南方住过很长时间,年夜饭上我家菜肴则是南北融合七拼八凑。有猪肉大葱馅的饺子,有八个凉菜八个热菜,口味则是有甜有咸,如,黄澄澄的腊鸭、红得发亮的东莞腊肠、椰汁黄糖年糕、筋道十足的鱼丸、雪白的萝卜糕等。等等,先让我擦擦口水。

我爷爷是老北京人,过年特讲究讨个口彩,希望新年能诸事顺遂,于是锅里的鸡蛋饺子叫“金元宝”,小鸽蛋叫“银元宝”,整个蹄髈叫“一团和气”,鸡翅膀叫“鹏程万里”,冬笋叫“节节高升”。小时候,为这个口彩,我没少和爷爷理论。记得有年年夜饭,爷爷想吃个鸡爪,但菜搁得远,他够不着,对我说,“我要平步青云”。“您老都退休了,没机会了。”我应道。爷爷大腿一拍,“我说的是盘子里的平步青云”。爷爷很讲究,就是不说“鸡爪”两个字。一旁的爸爸看不下去,这才把盛放鸡爪的盘子递给爷爷。为这,我背上挨了爸爸一巴掌。从那以后,这些过年口彩我记得特清楚。

网友@红毛草

幸福的回忆:

旁观妈妈做卤味,再偷偷吃上两口

我的家乡河南开封,农历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家家户户开始大量添置年货。买来的粉条和肉全部挂在墙上,豆腐干放在阴处等待变得更硬些,做成卤味。藕、菠菜在塑料袋里扎好。腊月二十六清晨起来就开始下锅,炸豆腐、鱼块、鸡块、羊肉、藕合、丸子,各种炸。待客的时候,它们被摆在小碗里,在蒸笼里蒸透,俗称“扣碗”。一般的客人会摆四个扣碗,两荤两素;尊贵客人,譬如亲家,会摆八个,四荤四素。那几天,每家都忙着杀鸡剖鱼洗菜晒菜、蒸馒头包饺子,我们家有自己晒干的枣子,会在馒头两头塞上几个,蒸出来就是所谓的“灶卷儿”。亲戚串门时,如果客人饿了,就先热几个馒头啥的,填填肚子。

小时候过年的幸福就是一件新衣,满满一碗肉的扣碗,吃上一根甜甘蔗,当然还有长辈给的压岁钱。每次长辈给压岁钱时,我内心早就沸腾得开花了,可表面上却要装出一副不好意思要的模样,难受极了。这样来回礼让两次,等长辈第三次把压岁钱递给我时,我才能收下。这规矩是妈妈教给我的,说这叫“知礼节,懂礼貌”,她也不知规矩是怎么传下来的。

最开心的事是,当妈妈制作卤味时,我站在一旁观看。趁妈妈不注意偷吃两口,那是最幸福不过的事情了。有时,妈妈做白煮羊肉,没有放盐,我直接撕掉一块塞进嘴里,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油腻,可我当时只觉得满口肉香,再配上馒头,简直无与伦比。现在,再也寻不到这味了。

印尼千层糕 一层一祝福

昨天,在泉州洛江区双阳街道,一群印尼归侨,围着圆桌,呷一口香茗,品一口糕点,在正月新春里,惬意地甜蜜着。走进黄秀云的家中,不大的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蛋香,烤箱中散发的热气,让这份甜腻更加充实可感。热气中,一盘盘千层糕和黑年糕,正在生成。这异域风味,在泉州的春节里,也成了厝边争相抢买的热销品。

美味糕点、沙嗲烧烤等各种茶点,都是印尼风味

家庭名片 7

掌勺人:黄秀云,印尼归侨 年节美食:千层糕、黑年糕

黄秀云这么做千层糕:

炼奶、蛋、面粉等原材料,按一定比例混合,并均匀搅拌。蛋浆要打半小时,烤制过程则需要一个半小时以上:薄薄的蛋浆,在容器中一层层均匀铺开,铺好再放进烤箱,周而复始,一连十几个轮回。一个小小的千层糕,需要耗时两个多小时。而切开的千层糕,横切面是一层层的堆叠,口感绵密。

【美味】

印尼千层糕 代代传承受欢迎

1962年出生的阿云,是归国华侨的子女。年过五旬的阿云,微微发福,虽在印尼长期生活,但阿云父母仍讲着地道的同安闽南话。

站在烤箱前,阿云正忙着烤印尼千层糕。她说,在泉州,春节厝边走亲访友时,都喜欢拿千层糕做伴手礼,所以成了热销品,会大量做。而在印尼当地的华人,过春节基本还都习惯按各自家乡的年俗过节。

“手艺都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地道的印尼风味千层糕比较甜,也比较油,现在做了少糖少油的健康改良。”

在开饭店前,阿云和其他归侨和归侨子女一样,为了偶尔回味印尼风味,家家都会做千层糕,全家一起吃。现在做的人少了,手艺地道的阿云千层糕,便开始远近闻名。如今,阿云制作的糕点,不仅吸引着石狮、晋江、惠安多地的厝边前来尝鲜,更是通过网络,卖到了全国各地。

印尼味的沙嗲烧烤

【趣味】

印尼华人过春节 舞龙舞狮抢红包

和阿云不同,邻居纪贵兴在印尼出生成长。

纪贵兴说,爷爷带着父亲去印尼时,还梳着长辫子,在印尼当地,以讨海为生。得益于勤劳敢拼,日子越过越红火,每年的春节,都操办得尤为热闹。回国多年,59岁的纪贵兴,仍怀念着长辈口中的印尼华人春节。“在印尼过春节,华人都会舞龙舞狮。”舞狮前,先将红包高高挂起,红狮子和黑狮子相互“抗衡”,一起抢夺高处的红包。夺得红包,既是对舞狮人犒赏,也是讨个好彩头。纪贵兴说,回国伊始,印尼归侨在过春节时,仍会组织舞狮表演,但随着舞狮艺人的老去,这一传统,已难再现。“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说到这,纪贵兴的眼神黯淡了许多。

虽然没有在印尼出生长大,但阿云也从长辈口中回忆着印尼的华人春节。阿云说,当时和他们长辈一起聚集在印尼的,大多是安溪老乡。每年的正月初六,是祖师公的生日。那一天,无论男女老少,都必须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去庙里拜见祖师公。而如今,这样的盛况,阿云只能从父母和公婆的回忆中慢慢回味。

【品味】

一家人在一起 每天都是过年

卷翘浓密的睫毛,略显棕色的皮肤,阿云的孙女和大儿子,给人一种犹到异国之感。

与阿云不同,阿云儿子说着泉州口音的闽南话,还娶了晋江的媳妇。虽然长得像印尼人,但阿云的儿子,对于父辈和爷爷奶奶口中的印尼生活,已然十分陌生。虽不曾踏过那片土地,阿云的两个儿子却继承了母亲阿云的好厨艺,做着一手地道的印尼菜。“很多吃过印尼当地菜的人,都说我们做的比当地的还好吃”,阿云笑着说。

阿云家还在印尼的亲戚,偶尔会回来探亲,但大家伙齐聚一起,围桌吃饭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过,让阿云欣慰和开心的是,开了饭店后,一家人每天都一起工作和生活,这于她而言,再幸福不过。因为,年的概念已不是特定的某一天了,而是每天都吃团圆饭,每年都是团圆年。(海都记者 花蕾 刘淑清 田米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解放军第180医院地址

上海长宁天山中医医院电话

成都肝硬化医院相关资讯

徐州割包皮去哪里

相关阅读